<bdo id="hnhty"></bdo>

              1. 更多服務
                你為什么累成狗了還這么窮?
                日期:2018-02-26 瀏覽
                你對以下現象會不會有同感——
                  周一到周五,大家幾乎沒時間在家吃個像樣的早餐,邊走路邊啃肉包子上班的人隨處可見;
                  無論是上班族還是做小生意的,每天工作10小時以上是常態;
                  絕大多數中國人天天都像在過“勞動節”;
                  我們每天那么忙、工作時間那么長、手機24小時on call、老板可以在任意時間下指令,但我們賺到的錢和勤奮程度似乎不成正比;
                  如果算時薪,我們的收入就更低了……
                  如果以上選項你都有同感,恭喜你,你和壹讀君是一伙的,而壹讀君和數以億計的中國勞(KU)動(BI)人民是一伙的。
                  今天就來聊聊這個話題:中國人為什么勤勞而不富有?
                  Made in China是勤勞而不富有的苦力戰

                  從小老師就教導我們: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狀元。但老師沒告訴我們的是,狀元也分三六九等。
                  也許你聽過這樣的故事,學渣發小高中念完就進富士康之類的廠子,成為一名光榮的產業工人。他們每天加班、每個月拿幾千塊薪水、沒有業余時間,偶爾圍觀一下同事跳樓是唯一業余愛好。
                  還有一小撮學霸同窗,他們畢業于名校、供職于眼下最時髦的金融業、一年四季穿手工定制西服上班、出門頭等艙頂級酒店。每個月總有那么幾天突然伐開心,花掉月薪的一小部分去買個包包。

                出身農村的小伙伴還會有些早早輟學在家務農的兒時玩伴,花很多時間和力氣在地里,一年的收入頂工人同學一個月的收入,頂學霸同學一天、甚至半天的收入。



                  為什么差距那么大?
                  答案對許多人來說是常識:農業(第一產業)、制造業(第二產業)一直都是既辛苦、附加值又低的行當,必須靠非常勤勞的硬苦力,去拼極其有限的利潤空間和收成。放眼全球,沒有哪個國家能靠這兩個注定勤勞而不富有的苦力行當在國際競爭中獲取更大份額。
                  顯然,金融業(第三產業)勤勞但很富有,但我們說了那么多年的產業結構調整,眼下農業和制造業的比例還是遠遠高于服務

                業、金融業。


                  據2013年的中國產業數據顯示,第一產業占1 0~2 0 %,第二產業還在45~50%之間,第三產業占40%。而在美帝國主義社會,第三產業的比值是70~80%。(所以他們有那么多時間健身旅行回家吃飯動不動就找個海灘烘培小麥色?。。?/span>
                  為什么第三產業在中國發展得那么緩慢?
                  中國經濟學者陳志武的觀點是,金融業不是想發展就發展的,它需要一系列的前提條件:一國制度機制是否有利于市場交易的發生,交易成本是否能降到最低并且確保安全。以上前提條件沒有成熟且穩定,一國的金融業就無法高速發展。
                  為什么制造業在中國比金融業發展得更容易更迅猛呢?原因是制造業所依賴的交易市場相比金融業不太容易受騙,對制度機制的依賴性也不那么高。
                  這就是為什么制造業在中國也可以發展(更何況制造業能最好發揮中國廉價勞動力的優勢),而證券市場在中國則發展緩慢。
                  而廉價勞動力,意思就是又勤快又便宜的勞動力。
                  我們每天苦哈哈地干了太多沒意義的事情
                  如果你是一位公司職員、管理層、老板,以下經歷你肯定不會陌生——
                  貴公司和另一家公司談成了一單上千萬的大case,簽合同時貴司表示沒有收到貨款不發貨,對方公司則表示沒收到貨之前絕不付款,因為雙方此前都碰到過中途毀約卷款消失的糟心事兒,拿著白紙黑字的合同找到法院,即便打贏官司也很難執行。最后雙方選擇了另一種又笨又麻煩但是相對安全的辦法:把這單大case分成100次小交易進行,原本只要花兩天時間的事兒,硬生生地投入了N倍的人力,花上200天完成。
                  向上級隨便報個項目,審批過程和申遺差不多,必須不斷寫材料、修改材料、上交材料、補充材料……2013年,《人民日報》報道了一項抽樣調查,中國企業平均每個項目涉及的審批部門5.67個,審批程序平均9.4道,審批時間最長項目平均為171.35天,最長一個項目批了1500天。
                  如果你是個小主管或者公司高管,最日常的加班項目是參加各種飯局和應酬,飯桌上、應酬場面里有時是公司所在區政府領導,有時是潛在合作伙伴,有時是對口部門官員……總之,各行各業的領導們在非正式場合上傾注的人情成本和時間成本,常常比談判桌上的正式往來要多得多。
                  以上中國特色商業眾生相。讓中國人勤勞又不富有,各種制度缺陷亦有重大貢獻。為了彌補制度缺陷帶來的額外成本以及交易風險,我們——無論是普通職員還是管理層——都不得不格外勤奮,一天多工作幾小時,再多工作幾小時,晚上十一二點還在打工作電話,即便周六周日也常常被工作征用,而這些額外付出絕大多數是無償的。

                  必須勤勞,勤勞,再勤勞,這就是中國人為制度成本付出的代價。
                  茅于軾對此曾說過,中國自1978年來經濟之所以能快速發展,其中一項關鍵武器就是靠勤勞而廉價的勞動力彌補了制度資本的不足,成就了過去幾十年我們已經習以為常的現實:一方面中國GDP每年都在趕英超美,另一方面中國人比世界其他民族都更勤奮更拼命,但仍然不怎么有錢。
                  普通人做生意,力氣都下得很大,回報卻都來得很小
                  前兩部分是從宏觀角度入手,現在把視角調低來看看身邊無處不在的小買賣:公司樓下的早點流動攤、晚上不起眼的角落里的燒烤攤、家鄉小縣城里永遠灰撲撲貨品一副要過期的模樣的小超市……

                  這些小買賣有高度相似的共同點:攤主經營的買賣都很小且不會擴張;買賣資產有限,也不怎么雇傭員工;在他們周圍存在不少相似競爭者;攤主都很勤奮,把自己幾乎所有的時間和精力都投在里上面;這些小生意大多賺不了幾個錢。


                  為什么普通人做小買賣,永遠都擺脫不了“勤勞而不富有”的低級循環?
                  假設壹讀君家住小鎮上的大姨媽把自己家的一間房子改造成一個小賣部(這個現象太普遍不過了),用一萬塊錢積蓄買了兩個貨架和一個冰柜,又花一千塊錢進了些餅干瓜子汽水冰糕,然后每天從早到晚都守在小賣部里。
                  天氣熱,附近的小孩子都跑到這個小賣部買消暑零食,大姨媽第一個月就賺了1600塊錢,不算固定資產投入,邊際收益是1.6,凈收益60%。聽上去還不錯,但買貨架和冰柜的成本遠遠還沒賺回來,并且還沒算上大姨媽投入的時間成本。
                  于是,大姨媽第二月又投入3000塊錢進了更多零食日雜,每天在小賣部里投入更多精力,商品一下子賣掉很多。但是天太熱,一些沒及時賣掉的蛋糕開始變質,只能丟掉。盡管這個月大姨媽賺了4200塊錢,但邊際收益降到了1.4,也就是說,她的投資增加了3倍,但是總收入只相當于以前的2.6倍。
                  大姨媽用她最質樸的生活經濟學算了帳之后,發現擴大投入并不劃算,還是保守經營,賺點小錢就好。
                  壹讀君的大姨媽是普通人做小買賣的縮影——在現實世界中,窮人做生意很容易發展起來,但其發展潛力很快就會耗盡。那些家庭壓力大、動力強烈、更能吃苦耐勞的人為了增加收入,做出的最普遍的選擇是拼了老命,花更多時間經營幾種不同的小買賣,而不是努力擴大其中任何一個買賣的規模。
                  比如,他會在早上賣豆漿油條,白天在自家門口開小賣部,晚上出門擺個燒烤攤或賣點水果。每天從早到晚日夜不休,忙忙碌碌,一個月賺個幾千塊錢就已心滿意足……
                  壹讀君只能說,下次再碰到這樣勤勞而不富有的小攤販,買東西就別跟人家講價了吧。他們勞累而卑微的身上,有我們每個人的影子。
                黑人巨茎大战中国美女